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IPFS

ipfs福州社区

2021年07月03日19

[天眼]“币圈忽悠”孙宇晨约战“股神”巴菲特!赤裸的金钱、权利和欲望

巴菲特慈善午宴焕然一新! 4,567,888 美元创历史新高。在这串具有中国特色的人物背后,是最熟悉的自导自演和炒作的孙贾斯汀,“波场币的掌舵人”。

在2015年以来的五次巴菲特午餐拍卖中,有3人选择匿名赴宴。不幸的是,仅有的两个公开命名的朱晔和孙宇晨都来自中国。有些人吃饭是为了向巴菲特学习,而有些人只是一场大秀。朱晔与巴菲特的合影在网上疯传,孙正义“从蓝变绿”,还没吃完就刷屏了。

对于88岁的巴劳来说,名利不再是一种追求。午餐会的初衷只是慈善。为什么不给钱给别人?对于孙宇晨来说,这只是满足他“金钱、权利和欲望”的另一种方式。场交易。

天价餐背后456.78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4万元)的成交价,比2018年高出126.7788万美元,创下巴菲特午餐拍卖新纪录。但面对这份高价邀请,也有不少声音猜测巴菲特不会出席。

天价中标的孙宇晨有很多标签,最著名的是数字货币TRON的创始人,但他不懂技术。

一位币圈人士告诉天眼君,孙宇晨在圈子里的名声是分裂的。一些追随者和其他人说他是个骗子。总的来说,他是消极的。说谎、割韭菜、逃跑,都是他的标签。

币圈人士对孙宇晨的夸张举动并不感到意外。在海量的数字货币中,只有团队才有机会大放异彩。 Justin Sun 确实将区块链和 TRON 牢牢钉在了这场“晚餐”上。

众所周知,巴菲特对数字货币并不是很“冷”。 2014年比特币开始流行的时候,他一直看空。他曾经称其为海市蜃楼和老鼠药的二次方。即便是在币圈,孙宇晨的个人品德也频频受到质疑。 ,巴菲特会去赴约吗?

一位曾多次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并与他合影的投资人告诉天眼君,“巴菲特没有道德和廉洁,把钱和公益分开。就算是罪犯给他的慈善午餐拍照,他也会哈哈。笑。他明白,愿意花钱拍这顿饭的人,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相反,他们是渴望成功的人。”

据外媒报道,巴菲特表示,在得知中标者身份后,他愿意共进午餐,并笑着表示期待会面。曾有人评价孙宇晨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能将“100分变成1000分”的精心包装,自我营销是他的强项。今年年初,福州发生的一起勇敢事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孙宇晨声称他想捐赠数千万美元。这也是一种轰动。引发媒体排长队专访,也被指利用市场。

他们见面会聊什么?投资是一个特定的话题。当年,“私募教父”赵丹阳曾表示,巴菲特的投资理念让他受益匪浅; 2015年,朱晔向巴菲特学习炒股技巧,巴劳回答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成了一个经久不衰的笑话,但朱晔此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要买买买。

不过,号称带着“全币圈”见巴菲特的孙宇晨,与其说是求教,不如说是“砸场子”。甚至还有好心人为两人编了一段《火星泼》的对话。

谁是“主角”?

在付出了昂贵的“广告费”之后,孙宇晨这顿饭自然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名气,还有C位出道和他发行的波场币。

今天下午孙宇晨发了一封“致社区的信”。最后孙宇晨直言,“这次参加巴菲特慈善午宴不仅是我个人职业生涯的一个亮点,也是波场和BitTorrent的重要日子,它象征着整个区块链社区的胜利” .

6月1日,有消息称孙宇晨正在竞购巴菲特的午餐。听到消息后,波场币上涨了 13.68%。现在看来,这波炒作是“有根据的”。难怪有业内人士说,巴菲特习惯于“炒币一波”。我把饭钱赚回来了。

不过,尽管舆论对孙宇晨的黑历史“偏袒一方”,但他发行的波场币也与“空气币”、“割韭菜”等字眼有关。不过,上述币圈人士表示,无论个人道德如何,TRON目前都被认为是一种大型数字货币,可以在数十家主流交易所进行交易。它绝对不是“空气货币”。

天眼君注意到,目前波场币的市值为22.4亿美元,在数字货币中排名第11位。近期24H营业额高达15.6亿美元。

“波场币”是孙宇晨于2017年创立的区块链项目,它声称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内容协议允许每个用户自由发布、存储和拥有数据,并通过去中心化的自治形式,发行数字资产,流通、交易方式决定内容的分发、订阅、推送,赋能内容创作者,形成去中心化的内容娱乐生态。当然,无论多么花哨,本质上都是ICO(区块链项目的首次代币发行,类似于IPO)。当时,ICO在币圈十分火爆,打着区块链的旗号,通过抄码、伪劣白皮书产生了大量的空气币和山寨币。

TRON诞生之初争议不断。 2017年底,国家七部委发文禁止ICO,但孙宇晨拒绝按照行业惯例撤币;后来在白皮书中被指抄袭被以太坊创始人V激怒,同期还陷入了120亿现金+离家出走的丑闻。

2017年底,波场ICO成功,估值10亿,融资6亿。然而,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公告明确禁止ICO,几乎所有项目方都表示服从政府监管退出。当时,孙宇晨以坚决不退款的态度在币圈小有名气。那个时候,他自己在韩国并没有什么恐惧,完全无视其他波场联合创始人都在韩国。如果他不归还货币,他将面临法律处罚,甚至入狱。

最终,在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等人的压力下,孙宇晨归还了募集的比特币。合伙人刘明怒骂道:“我们交了十年了,我和你做联合创始人,我帮你。干了这么多事,你说你在国外不退币不退”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你根本不在乎我在中国的情况!” “很坏!” 2018年初,TRON币在上市后短短几个月内暴涨。上百次传闻孙宇晨将波场币兑换成以太坊套现120亿,如火如荼地逃过一劫。加之他当时确实在国外,因此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孙宇晨于2018年4月回国并接受高调采访,才打破了这一传闻。他表示,TRON 基金会持有 342 亿 TRON 代币并已发布地址,并将接受监督和锁定至 2020 年。

Justin Sun的Desire Game在货币圈有一副扑克牌。能在卡牌上占据一席之地的,被认为是业内的“大佬”。孙宇晨被列为“波场创始人”,其中一些同列的人早已销声匿迹。薛蛮子。

孙正义有很多标签,比如“90后”、“币圈贾跃亭”、“马云弟子”等等。

“90后”不难理解。孙宇晨,1990年出生,被光环包围,先后就读于北大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精心设计的百度百科基本都列出了他的所有标题,不再赘述。他自称有家族史,曾出国留学。在Pennfa学习期间,他用学费投资了特斯拉和比特币,赚了几千万人民币。

气势之下,一些与孙宇晨有过接触的人表示,他对金钱和权利有着强烈的渴望,他不会这样做。此外,他还有很强的自尊心,总是对过去耿耿于怀。

孙宇晨回国创业时,曾在一次演讲中说:“我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看他赚了多少钱。”陈鲁豫在节目中问他:10年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他回答。首先是有钱。 Justin Sun 曾经说过,“你必须是第一。如果你不能成为一个领域的第一,立即换到下一个。” “如果你想赚钱,你必须对金钱有足够的渴望。”

离开惠州到北京求学时,他对金钱毫不掩饰的渴望就开始了。

高中时期,高中时期叛逆的孙宇晨讨厌应试教育,热爱写作。原本被老师预言只能读三本书,最终凭借文学作品考上北大,被低分录取。从此,三线城市的年轻人踏上了名利双收的快车道。

在北京大学期间,孙宇晨得到了在香港交流的机会,在那里他的思想变得开放和激进。回到北大后,他开始频繁批评学校制度,成为学生的意见领袖。他曾试图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学生会。他曾和身边的人谈起过自己从学生会成为省部级高官的一丝不苟的愿景,但最终还是落选了。但一直渴望成名的孙宇晨并没有放弃任何机会。他敏锐地注意到,2011年3月北大的助学项目“咨询制”存在问题,“控制学生制度化”的残酷想法将北大与纳粹相提并论。引起关注后,他终于成名,媒体争相报道。

而且和他对世界的冷眼批评不同,大一结束的时候,孙宇晨从中文系转到了历史系,因为他中文系的成绩只是中上,比较容易拿到历史系高分。毕业的时候,他果然成绩在历史系排名第一。

孙宇晨在北大的经历和他说的一样。如果你不能在一个领域成为第一并且没有成功,那么立即换到下一个,不惜一切代价。

后来,他在追逐名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北京大学毕业后,孙宇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研究生,被曝抄袭,失去学术公信力;攀登马云进入“湖畔大学”学习,被前述合伙人刘明曝写毕业论文时,孙宇晨不懂区块链,于是请刘明写题目。

即将与股神共进午餐的孙宇晨突然想起了当年看不起他的王小川,发了一篇对搜狗市值被波场反超的得意洋洋的嘲讽。

王小川只是淡淡的回应,“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币圈首富”李笑来对孙宇晨的定义是,“不用说,他一定是个傻瓜。”

报告/反馈

微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