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IPFS

ipfs交易所圈钱

2021年08月06日39

起底IPFS矿机骗局:成本只需售价的十分之一,有人被坑几十万

文字 |简介 2018 年,去中心化网络存储协议 IPFS 在链圈流行起来。在粉丝眼中,IPFS不仅是区块链世界文件存储的“标准配置”,也有望颠覆传统的HTTP协议。

由此产生的IPFS挖矿已经进入了矿工的视野。用于挖矿的“IPFS矿机”开始遍地开花。

但是,IPFS 不是区块链项目,可用于挖矿的激励层 Filecoin 经历了多次反弹,直到今天还没有实现主网启动。换句话说,IPFS 矿工到目前为止“没有硬币可挖”。

有兴趣进入IPFS挖矿市场的矿工们发现,如今的IPFS矿圈充斥着各种基金和MLM项目。 “IPFS矿机”已经成为矿机厂商收割韭菜的圈钱工具。

为什么IPFS会成为“矿机骗局”的天堂?是未来还是梦想?

01 矿机骗局 “IPFS矿机现在太火了,但国内至少90%的‘IPFS矿机’项目都是打着IPFS的幌子投资的。”某IPFS矿场负责人叶盛荣表示,各种乱象早已习以为常。

IPFS,中文称为“星际文件系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网络底层协议。与比特币类似,IPFS 矿工可以自由加入这个网络,为 IPFS 网络贡献存储空间,获取网络中的各种资源。

在 IPFS 协议上,人们建立了一种叫做“Filecoin”的奖励机制。 Filecoin 发行代币 FIL 以鼓励矿工存储文件。

“但是 Filecoin 主网还没有上线,目前的 IPFS 矿工还不能挖 FIL。”叶盛荣说,“这也给很多基金项目带来了机会。”

“这些项目方以‘一机双挖、一机三挖’为卖点,声称自己的矿机可以挖FIL等币种。”叶盛荣解释说,“但‘其他货币’是项目方发行的‘空气币’。”

据他介绍,目前IPFS矿机旗下的基金项目主要有两种盈利模式:一是高价出售矿机,赚取矿机的钱;另一种是“传销币”模式,配合交易所拉单,然后打单套现。

“大多数项目方都会两者兼而有之。”叶胜荣说道。2019年2月,“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河南联芯科技有限公司)制造的IPFS矿机骗局被媒体曝光。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郑州警方调查发现,短短五个月内,该公司就向数千人出售了超过30万台“蜗牛星际服务器”,涉案金额达20亿元。

“蜗牛星际矿机其实不需要‘挖币’的功能,项目方可以直接将他们发行的代币‘CAI’分发给矿工。”叶胜荣说道。

2019年4月,“华业区块链”IPFS传销矿工骗局被媒体曝光。

该公司打着“矿机直销”的名义,利用线上洗脑模式,哄大叔阿姨拉人,线下发展。被数十万欺骗的人不在少数。

许多 IPFS 骗局本身并不聪明。但在财富的诱惑下,仍有不少投资者自我催眠或“明知故犯”。

“在Filecoin主网上线之前,我打算一直挖Sinoc币。Sinoc和IPFS一样,都是硬盘挖矿,目前利润很高。” IPFS矿工刘星对区块链说。

Sinoc官网显示,该项目是一个“面向云存储和游戏行业的公共区块链系统”,使用了一种名为“PoC”(Proof of Capacity)的底层协议——即硬盘容量越大,能获得的币越多被开采。

Sinoc代币通过出售“算力合约”发行,以矿机的名义向新手收取会员费,并承诺高回报、高利润、高佣金,鼓励用户线下发展。

这是一个典型的传销货币模型,项目的运营模式和团队成员与传销货币“MCC”有高度的重叠。而刘星并不介意。

不过,他还是向某区块链透露,近期中科云矿机的出币量明显下降——一台矿机每天只能出0.8-0.9个币。

刘星表示,中石油已经宣布将对矿工进行补偿。但最终的结果未必让矿工们满意。

“我投资了15万的中科云矿机,停了3个月维修,但赔了不到30个币,按照现在的币价,不到300元。”矿工陈川告诉区块链。

“我认为Sinoc是一个骗局。”他说,在Sinoc群里问了几个问题后,就被管理员踢出群了。02 十倍暴利 在很多矿工眼中,IPFS挖矿的火爆出现在2018年12月之后。

“IPFS的流行很可能与其他主链项目的流行度下降有关。” IPFS行业资深从业者管政告诉区块链。 “以太坊、EOS等主链进展缓慢,部分投资者因此将目光转向IPFS。”

在叶胜荣看来,IPFS在链圈知名度高,口碑好,容易被资金和诈骗项目盯上。保卫”。

“去年12月,IPFS矿机在香港爆红,涉足这个行业的‘铸币大师’黄正杰也筹集了大量资金。”关正说。

2018年12月,“Master Coin”在香港市中心流传。 “Master Coin”去年因在香港散播金钱而出名。据港媒报道,仅在一个线下沙龙中,“大师币”就售出了价值超过2000万港币的矿机。不过也有矿工反映,即使Filecoin主网上线,“Master Coin”矿机也无法挖到FIL。

“IPFS矿机激增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们的硬件门槛极低。” IPFS矿工陈川告诉区块链,“这种矿机在硬件上本质上和服务器是一样的。在深圳找一个就行了。在工厂组装好,就可以打着‘XX矿机’的旗号出售。”

“截至目前,Filecoin尚未正式公布具体的挖矿算法。”管政说,“因此,矿机厂商不知道如何定制和改造更适合IPFS挖矿的矿机。”

他透露,直到今天,市场上的两种主要IPFS矿机仍然使用服务器时代遗留的两种硬件模型——“NAS”和“刀片”服务器。

NAS,全称是网络附加存储(Network Attached Storage)。 “在民用市场,NAS的主要目标用户是影视爱好者。”刘星说,“他们大多使用NAS来存储影视资源,所以NAS矿机大多很小,只有4、6个盘位。”

一家常见的NAS类IPFS矿机透露,去年4月之前,市面上大部分IPFS矿机都是由NAS改造而来。很多矿机厂商与NAS代工厂合作,对NAS进行简单改造,打包成IPFS矿机。

进入2018年下半年后,刀片服务器开始在挖矿行业流行起来。

一个普通的刀片IPFS矿机“在服务器市场,刀片服务器是面向商业用户的,其性能远远优于NAS服务器。”刘星说:“但实际上,很多矿机厂商只是把刀片服务器当成噱头,因为它看起来更专业。”

“无论是NAS还是刀片服务器,矿机厂商的价格往往是成本的5倍以上。”关正说。

然而陈川发现,这种服务器的售价与成本价的比值高达10倍之多,这可是一笔巨额利润。

在陈川看来,矿机厂商之所以敢要价,是因为很多IPFS矿工并不了解矿机真正的硬件成本。 “很多新手不懂IPFS的机制,脑子进水,很容易割韭菜。”他说。

03 其他骗局 目前,不少矿机厂商已经开始在矿机之外寻找新的盈利点。他们关注的是硬盘驱动器。

IPFS矿机基于硬盘挖矿,硬盘是其最重要的配件。很多矿机厂商把矿机和硬盘打包卖给矿工。

但是很多矿工并不知道,他们从矿机厂商那里购买的硬盘可能不是全新的,而是二手的。

两者之间,价格差异巨大。 “一块新的6T硬盘的价格在1300元左右,而二手的价格只有600元,在机房里接近报废的二手硬盘的价格更低。”关正说。

“最近广东等地的二手6T硬盘已经售罄。”他透露,“这可能是矿机厂商的功劳。”

“一些组装好的矿机,可能还会使用从网吧淘汰的二手主板、CPU等。”陈川告诉一个区块链。

除了骗局,IPFS挖矿市场中也有很多“矿坑”,“矿节点”就是其中之一。

所谓的“矿场节点”类似于比特币挖矿中的“云算力”——矿工可以将矿机硬件和网络带宽打包,打包成“节点”,卖给矿工。

比如某矿场的节点提供商推出了一款集成4T硬盘存储和20M带宽的节点产品,打包出售给矿工,价格在2万元左右一年。

一个矿机节点展示的报价方案,但在关正看来,这种节点模式对投资者并不友好。“首先,他们很难检查矿工是否购买了足够的硬件。其次,即使硬件存在,也很难说投资者支付节点费用后是否仍然有利可图。”

尽管IPFS矿机市场乱象丛生,但在很多从业者和矿工的眼里,还是有办法鉴别一台矿机是否可靠的。

“IPFS矿机的硬件成本相对透明。如果一台矿机的硬件成本是总价的50%-70%,这台矿机的价格是比较合理的。”关正说。

“但是,在IPFS圈内,真正做技术的公司很少涉足矿机,现在做矿机还为时过早。”他说。

IPFS流行后,各种矿机层出不穷,真伪难辨。

这些矿机项目,很多都沦为“敲锣打鼓”的资本桌游。然而,一些投资者知道它的本质,但他们热情高涨。吸引他们的无非就是“兴趣”二字。

玩家没有减少,骗局更多。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循环。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报告/反馈

借“IPFS矿机”涉嫌传销?深圳两家公司被冻结账户

近日,根据天眼查app,深圳市显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显动科技)和深圳市显和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显和系统)被慈利县人民法院执行执行财产保全执行结束通知。社会金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到了上述两家公司的冻结信息,分别是《慈利县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关于深圳市先和系统科技有限公司财产保全执行的申请书》和《慈利县财产保全执行结案通知书》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深圳市先东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了《财产保全实施财产保全执法案件结案通知书》,但明确表示不能公开。理由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其他情形。

IPFS矿机骗局:63岁老太太不远千里来传销

“小伙子,深圳压力好大,要买矿机挖矿吗?保证能赚钱不亏本。”正在认真听着的张奇(化名)突然被一巴掌拍在了肩膀上。他狐疑的转过头,发现身边一位戴着金耳环,脖子上挂着念珠的老太太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张奇正在参加2019年第二届深圳国际区块链技术与应用大会,他看着老太太的着装,猜测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炒钱者”。

“什么矿机?”张奇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老太太笑而不语,手指着场地一侧的赞助商背景板。张奇顺着方向走,发现是华业区块链(中国)有限公司的宣传广告。

“你听说过IPFS吗?颠覆HTTP的下一代互联网协议。它代表了区块链的未来。”老太太继续自信地介绍,“IPFS的货币叫Filecoin,未来会彻底取代比特币,成为百倍币、千倍币。”

老太太见张琪半死不活,催促道:“Filecoin主网9月上线,现在早上买矿机,第一批肯定赚大钱,你不会的。”以后不用卖了。”

张奇试探着问:“哪里可以买到?”

张奇抬起头,发现前座上一位白发老者转过头,上下打量着他,“要不要带他一起去广州总部看看?”

“必须,向老板汇报,我都六十三了,一路跑过来了,小伙子还年轻,我得走了。”老太太拍了拍张奇的背。

“你从哪来?”

“天津,我们是专门来参加发布会的,对了,华业集团组织我们参观了总部。”

“你还在线下发展,不是传销吗?”

“你不明白,这叫直销,全国只有华业集团能做矿机直销。”

“Filecoin还没有在交易所上市,你怎么知道它会超过比特币?”

“我告诉过你,IPFS会颠覆整个互联网,打败HTTP的互联网霸主地位,谁说不能超越比特币,我就骂!”老太太见张琪追问,语气坚定,脸上闪过怒火。张奇一时无语。

这时,华业区块链副总裁David Hung发表讲话,全场欢呼雀跃。张奇一转身,发现有60%到70%的观众同时举起手机拍照,会场两侧的过道上已经挤满了中年阿姨和叔叔。

在工信部和深圳市政府主办的2019年CITE博览会上,一个销售IPFS矿机的传销组织承包了展厅一角,试图为官方平台代言线下发展。

事实上,被称为下一代互联网底层协议的IPFS(星际文件系统)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关注,但作为其激励层的区块链项目Filecoin主网却逐渐成为炒作的热点.

“Filecoin的主网还在测试阶段,目前市面上的IPFS矿机都没有用。” IPFS/Filecoin中国布道者董天一在接受Interlink Pulse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上火爆的IPFS矿机都是噱头。 Filecoin 主网上线后,这些矿工挖出来的代币就没用了。

那么,华业区块链的IPFS矿机骗局是如何运作的呢?备受瞩目的IPFS挖矿是如何被传销组织攻破的? Interlink Pulse 展开了深入调查。

(华业区块链IPFS产品价格)“付款后会给你一个账号和密码,矿机由华业集团直接管理,不用带回家,躺着赚钱。”一位卖华业区块链矿机的阿姨称赞海口抓住了跨链的脉搏,“IPFS+Filecoin一定会成为区块链3.0时代的币王。如果你提前计划购买IPFS矿机,你将有更大的机会获得第一波红利,如果你继续观望,就会错过第一波红利。”

这意味着用户花钱购买所谓的矿机后,根本看不到实物产品,只能看到账户中虚拟资产的增长。

据上述阿姨介绍,华业区块链矿机挖出的数字资产代币名为ABT(Bank of America Pass)。购买华业区块链矿机后,将赠送一定比例的SKB。源计算仓和合作计算仓分别扩大6倍和15倍,通过算力释放仓后,20%的SKB可用于商城购物,其余80%可用于充值、商城购物、持有交易ABT。

除了所谓的ABT美国银行代币,华业区块链还创造了股权代币(CFT)、房地产代币(JJT)、矿池代币(IPT)、交通旅游代币(CUT)和电子商务代币.包括ECT在内的5大子代币系统,号称打造通证经济生态的内外循环。

据经常在线下出现的华业区块链副总裁、华联国美执行总裁大卫宣观介绍,在这个通证经济生态中,除了华业区块链公司,还包括广东华联国美和广东华业等多家公司,比如云、华业大象、易货商城,涵盖购物、地产、供应链等多个领域。

根据反传销网2018年12月30日发布的第73次举报投诉统计清单,华联国美已被列入涉嫌传销或非法集资活动名单。

事实上,区块链并不是华业集团发展传销组织的第一站。互联脉动查阅公开资料发现,华联国美此前曾以传销方式销售虫草口服液、人参元、幸福无忧等保健品和净水器。目标人群以中老年人为主。更多的受害者在知乎上爆料,“(花莲国美)一年前叫梧桐石莲,但一年前联系梧桐石莲时,发现也是改名,基本就是改名了。”一波人。”

为什么IPFS矿机成为传销重灾区?

事实上,以IPFS的名义出售MLM矿机的不止华业集团。

近日有媒体曝光,河南联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蜗牛星际服务器”也利用挖IPFS代币Filecoin的噱头,在传销中兜售矿机,涉案金额高达20亿元.

据跨链脉搏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公开销售IPFS矿机的公司至少有30家。有很多混合的。其中,打着“IPFS认可”、“实名注册免费”等口号的IPFS云有很多。矿机也是传销组织用来吸引人、线下发展的噱头。

“IPFS的概念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但是这些厂商出售的IPFS矿机用户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他们还是要等Filecoin主网上线之后再看情况。”董天一对脉脉互联表示,目前市场上有。少数矿机厂商接入了 Filecoin 的测试网络,但难以识别。具体标识取决于核心代码。

董天一透露,Filecoin 在主网测试阶段遇到了几个困难。启动可能不会那么快。估计最早也要等到今年年底。

那么,曾经作为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为什么IPFS/Filecoin矿机成为MLM的重灾区?Interlink Pulse 发现,2018 年 8 月 29 日,Filecoin 正式发布了《FileCoin 2018 Q1 & Q2 Update》工作报告。根据报告中披露的项目路线图:Filecoin 计划在 2018 年第四季度第一2019. 每季度上线测试网络,邀请符合条件的早期矿工参与网络测试。在网络稳定安全的前提下,Filecoin主网计划于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三季度上线。

当时币市持续走低,与此同时,大量传销币、空气币等虚假项目被媒体曝光和跑路。对于众多传销组织来说,为传销发币的模式早已不可持续,而Filecoin测试网的上线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2018年三季度末以来,出现了大量以IPFS矿机、IPFS钱包等名义进行的虚假合作项目。由于IPFS/Filecoin项目的运营者远在海外,一段时间以来,IPFS成为了中国公共传销组织。谎言的包装外套。

(Filecoin官网发布的声明截图)2018年12月,Filecoin正式承认问题的严重性,并发布了《关于预防中国大陆和香港社区欺诈的声明》,但该声明并未发挥很大的作用。相反,IPFS MLM 矿工变得越来越激烈。

目前,包括蜗牛星际服务器在内的IPFS矿机已经开始跑路。经过半年多的竞选和运营,本轮IPFS矿机传销也可能进入收获期。

主网上线时间不长,第一次遇到传销骗局。还剩下多少 IPFS/Filecoin 的信徒?

报告/反馈

微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