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IPFS

酷多ipfs矿机

2021年08月06日36

蜗牛星际矿机骗局:一堆价值800的机器骗到20亿后变成了废铁

作者 |张继龙编辑|安欣“我和我父母被骗了40万多元。”投资人王悦在电话中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确认自己买的“矿机”变成一堆废铁后,王越一家突然陷入灾难,生活陷入无尽的黑暗。

王悦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安徽、河南、四川、江苏等地,也有数量庞大的投资者处于财富流失之痛中。据一些投资者估计,仅合肥市就有300、400人参与“矿机”骗局,涉案金额数亿美元。

在比特币、区块链等概念逐渐流行的同时,与之相关的欺诈事件也越来越多,骗局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和精密,越来越难以防范。

以“矿机”骗局为例。这是一个表面上并不隐蔽,却深谙中国公民社会运行规律的陷阱。这个过程结合了加密货币挖矿的新概念作为噱头,很多投资者在不知不觉中就被骗取了巨额资金。

面对这样的新骗局,不少投资者不仅不知如何应对,而且在政策法规方面也处于空白或滞后状态,这无疑增加了整个局面的复杂性。

“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 2018年10月29日,郑州喜来登酒店迎来一场非凡的盛会。

本次大会有一个很长很尴尬的名字——“2018中原硅谷首届(国际)创新科技盛典暨蔡百富榜首发布会”,主办方名为“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

现在我用这个论坛的名字作为关键词来搜索,结果显示有两个众所周知的名字在之后的很多新闻稿中都被高亮了——第一个名字是“胡润百富”创始人胡润,第二个名字是“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

其实参会者都知道,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所”都只是这次会议的配角。这次会议真正的核心是另外两个当时外界完全陌生的名字:一个叫CAI。虚拟货币和名为“蜗牛星际服务器”的矿机。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胡润本人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见证了全球唯一存储应用生态系统CAI的研发启动”。对此,全天候科技已联系胡润百富公关部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媒体报道,胡润在会上发表讲话。会上,还举行了中科院半导体所芯片研发中心落户中原硅谷的揭牌仪式。

能否请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所平台。这个“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的由来是什么?什么是CAI和“蜗牛星际服务器”?

事实上,如果你以“中原硅谷”或“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为关键词搜索工商信息系统,你会发现不存在这样的公司或机构。据投资者介绍,这个所谓的中原硅谷的真名是河南联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芯公司”)。

在互联网上,名为CAI的虚拟货币的信息维度也极为单一。 这种神秘的虚拟货币最早出现于2018年10月10日。 当时,多家区块链垂直媒体报道称,CAI是在新加坡的AT交易中推出的。新闻。

即使在投资者中,也几乎没有人知道CAI币是什么——CAI是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还是汉语拼音?谁是这枚硬币的发行人?有白皮书吗?许多投资者都表示了这一点。有雾的。

在本次会议上,来历不明的CAI币的前景被描述为极具吸引力。本次大会的诸多新闻报道称其为“作为当代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下一个前沿阵地,将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 “为了激发参会者的积极性,中原硅谷还与胡润百富签署了战略合作,双方共同推出了CAI报告。

作为发布会的另一个焦点,“蜗牛星际服务器”矿机也隆重推出。 “越早选择蜗牛星际服务器成为城市节点的用户,越能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多的CAI”,网上有一篇文章描述了这款矿机的前景,称“未来将享受整个生态发展带来的巨大红利,从而有机会成为CAI 100富豪榜的一员。”

这台据称由中原硅谷和北京IPFS实验室联合开发的机器的一个重要亮点是能够同时挖掘两种虚拟货币。“这是关于用一台机器进行双重挖掘,同时生产 IPFS 和 CAI 令牌。”一位矿机购买者表示,当时矿机公司在IPFS代币Filecoin推出之前就宣传用户可以挖矿CAI。 Filecoin上线后,用户可以按照收益最大化的原则动态切换,形成CAI和Filecoin双挖。

在上述买家眼中,这种宣传是极具诱惑力的。虽然没有人听说过 CAI 币,但 Filecoin 是一种比较知名的主流虚拟货币。不太愿意,但 IPFS 还是知道一点。”

“两个月恢复,零风险,躺着赚钱”,王越说这是蜗牛星际服务器矿工的口号。

一位矿机销售人员提供给王越的宣传资料称,投资者购买的矿机数量越多,每台机器每天挖的币就越多。 “一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47个CAI,100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70个CAI,1000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80个CAI。”

这个信息给了投资者一个这样的账户:每台矿机的价格为5875元,使用寿命为三到五年。按当时每枚CAI币的价值计算,为1.40元。如果投资100台机器,总投资58.75万,月收益高达29.4万。这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完全收回资本。 “可24小时内随时变现,一次性投资,永久受益。”

王越还发现,这枚CAI币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一家名为 AT 的交易所上线后,该币的价格在第一天上涨了近 80%,从最初的 50 美分涨到了 1.4 元。后来涨到2元左右。

随着币价的上涨,以王越为代表的投资者开始大量购买矿机。王越说自己买了85台矿机。 ,慢慢加机器。”

以一台矿机5875元的价格计算,王越一共投入了近50万元。但这点小钱与其他投资者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我是投资最少的人之一,”王越说。有很多人投资了一两百万。据她所知,“一个阿姨投资了7600万”。对于王越这样的投资者来说,投入巨资是种子。他们希望自己能在改变财富格局的过程中占据一席之地,但这些希望都落空了。

“钱没了”所有关于财富的梦想在2019年2月14日戛然而止。

这一天,投资者收到了AT Exchange和联信公司的两则公告。 AT Exchange表示,由于平台遭到黑客攻击,大量QD币丢失蒸发,交易暂停,冻结时间为3个周期。当月左右,交易钱包系统关闭,提现暂停。

爆料人提供的AT交易所和联芯公司公告和联芯公司发布公告称,2月7日,公司高管参加了在美国硅谷举行的路演。在硅谷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新项目中。

这两个公告向投资者释放了强烈信号:AT Exchange是蔡币唯一的交易所,停牌意味着所有币不能流通,而联鑫的公告意味着公司高级管理团队不再在国家,但已抵达美国。

“这意味着崩盘,”一位投资者表示,但大多数人发现难以接受这一现实。因为1月31日,在暂停交易前,中原硅谷分公司合肥运营中心——合肥新坤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坤博公司)也发布了调价通知,称收到根据通知,自2月11日起,矿机每台涨价3000元,从5875元涨至8875元。许多投资者为了避免价格上涨而囤积大量机器。

不过,王跃认为,这一事件在1月份就已经出现:1月25日,AT交易所发布公告,以系统维护升级无法交易为由,暂停CAI币种交易;公告称,交易将于2019年2月1日后恢复。 这段时间前后,CAI币的价格一直在下跌,从2元左右跌至50或60美分。 “价格最低时跌到7美分”,但即使是这个价格,也没有成交。

到了2月底,就连一些最坚定的投资者也开始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了。不仅AT交易所网站和APP打不开,挖币APP也打不开。

举报人供图:“矿机销售公司的高管也开始消失,无法接听电话,无法接收消息,也找不到人。”王跃说,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谣言在投资者中流传:联鑫公司的老板逃到了美国,新坤博公司的高管们最终将投资者的钱分成了战利品。

王越自己算了一下,买机器的钱减去卖回来的钱,估计亏了40万多。她很幸运。仍然有很多人没有卖出一枚硬币。 “最糟糕的是,有些人刚收到机器,甚至没有收到机器,CAI币无法交易。”

没有人能说出有多少投资者和基金参与了CAI币的崩盘。据一位投资者估计,仅安徽合肥就有300、400人购买矿机。

而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王跃估计,仅合肥市,矿机库存应该在3万台左右。然而,合肥只是中原硅谷的一个运营中心。其真正的总部在郑州。 “应该有更多的受害者”,王越认为。此外,湖北、四川、江苏等地也有人在购买矿机。

圈内有人猜测,这台矿机涉及的资金可能在20亿左右。 CAI并没有重新定义互联网的财富格局,而是改变了很多人和家庭的命运。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在投资者中,有两组人遭受了重创。

首先是中老年人。很多投资人都提到,矿机的投资人有一个显着的共同点,那就是年龄大,多为老年人。一位投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他估计遇难者的平均年龄在50多岁,“都在70多岁或80多岁”。

这些老人之所以损失惨重,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一定的财富积累。投资。

另一批损失惨重的人是以李政(化名)为代表的矿机销售人员。事实上,他们既是矿机的销售者,也是矿机的投资者。李荣说,除了卖矿机,很多业务员也买了很多矿机。她只买了30台矿机,身边很多同事都买了几百甚至几百台。 CAI币崩盘后,他们不仅赔了钱,很多人甚至还欠下了巨额债务。

她说,很多卖家买矿机是因为公司领导的“忽悠”。 “放心推广,我们有实力,这栋楼就是我们的。”领导说,他们甚至鼓励员工自己借钱。买一台矿机,“如果你的亲戚朋友不信任他们,你可以用你的房子和汽车作为他们的保证。”

在公司的鼓励下,一些销售人员真的抵押了他们的房子和汽车。身边的朋友把他的房子抵押了,筹集了100多万元,买了300多台机器。现在币市崩盘,一个月要还银行4万多,“无处可去”。

神秘的“朋友”和“债务减免”模式的悖论在于,对于一​​些连智能手机都不会使用的老年人来说,他们为什么要参与一个很多年轻人不了解的项目,比如区块链。 ?

李荣认为,很多老人参与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亲戚朋友的介绍。

不少投资人表示,他们和矿机销售公司的高管因为一项名为“债务减免”的业务而成为朋友。据他们确认,中原硅谷合肥运营中心(新坤博公司)的前身是一家名为“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债务减免公司。 2018年11月,公司更名,不再做债务减免业务,转而做矿机业务。 “除了更名,领导和里面的老员工一模一样。”

据投资者介绍,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大概是在2017年左右开始营业的,从事债务减免业务已经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之前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李晋的父母在还债时遇到了公司的高管“梅总裁”。他们最初试图解决3万元的债务疑虑。之后,他们对公司产生了信任感,并继续解决这些问题。更多的债务。

2018年12月,在“梅先生”的介绍下,李进到新坤博公司工作,主要工作是销售矿机。一则招聘广告显示,当时公司高薪出国招聘,“努力工作,月薪5万多元”。她说,矿机销售除了底薪,还有提成,50以下每台提成6%,50到100台每台提成7%,100台以上提成8%。 .

对于这样的工作,李政一开始很感激“梅先生”。与此同时,李政也注意到,很多新招的业务员,都是和他一样,都是熟人介绍的。这些熟人中的许多人也是前债务减免公司。高管或老员工。

据了解,所谓债务减免,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民间债务处理手段。具体方法非常神秘。李晋解释说:“比如,如果有人欠你10万元,对方不还,你可以把10万元的借条拿去债务减免公司,你再还。公司的10万元每个月会退一部分给你,一年总共退给你20万元。扣除10%的手续费,就是1万元,你可以拿到19万元。”

至于减债公司的钱从哪里来?很少有人知道。一位债务减免代理人告诉全天候科技,她曾向对方提出过这个问题,但对方只是说,“你不用管,资金必须100%安全。”

全天候科技发现,近年来,以减免债务为业务的“债务银行”在全国各地慢慢兴起。他们在受债务纠纷困扰的各个领域开展业务,声称能够为企业和个人解决债务问题。

债务银行通常声称,他们使用商业精算模型,通过构建债务链来实现债务流通,帮助陷入债务僵局的企业和个人实现债务减免。但据熟悉债权银行模型的人士透露,实际上这种模型具有很强的庞氏骗局和传销的特点。

一些媒体曾报道过债务减免公司所谓的欺诈行为。债务减免公司付了钱,回到债务减免公司才几个月,就没有消息。在互联网上,债务减免公司的模式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债务减免模式是一种骗局,类似于庞氏骗局。”一位律师在知乎上表示,“从法律上讲,这种机构是骗局。非法机构。”

基于上述情况,有人认为,所谓蜗牛星际矿机,就是一个部署多年的局:利用偿债公司作为获取投资者信任的工具,然后利用矿机携带走出最后一波稳收。也有人猜测,这次矿机骗局可能不是事先设计好的,但债务减免模式Pond的骗局走到了尽头,泡沫即将破灭,被扔掉。

幕后人员从矿机制造商到销售商,再到托管矿场和交易所。随后,回顾整个链条,有投资者表示,这个骗局可能是由霍东为首的一群人从头到尾精心策划的。

霍东是谁?据企业查询,霍东拥有河南安泰中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河南联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翔公司)等18家企业。

以债务减免业务为例。一方面担任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另一方面担任董事长的河南安泰中和股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有债务减免。公司的怀疑。

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19日,河南安泰中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河南安泰集团正式成立。发布会上,安泰集团董事长霍东表示,“在解决债权债务问题的同时,安泰整合了房地产、汽车等资源,搭建了不良资产优化和文化产业平台。行业价值,帮助资金返还和投资失败。公司和个人可以挽回损失。”在社交媒体上,也有疑似安泰集团员工公开招揽债务减免服务。

在矿机业务中,霍东是联翔公司的法人,联翔公司是联鑫公司的母公司,也是一家矿机生产商。李荣认为,很多人认为联翔才是真正的中原硅谷总部。原因是联鑫的注册资本只有500万,而联翔的注册资本是前者的10倍,5000万。

此外,还有证据显示,霍东与AT Exchange的关系复杂。

有趣的是,智联招聘中提到的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的另一位股东红杉资本香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也有花招。该公司在名称上与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相似,但红杉资本的一位公关人员向全天候科技证实,红杉资本与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霍东投资公司名利双收的案例还不止这些。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投资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外,霍东还投资了一家名为河南比特大陆区块链有限公司的公司,这两家公司的名字类似于著名矿业的分支机构机器巨头比特大陆,比特大陆内部人士已经明确否认双方存在任何关系。

除了红杉资本和比特大陆否认与霍东投资的公司有关系外,全天候科技还联系了位于中原硅谷的中科院半导体所提到的在之前的新闻稿中。

中科院半导体所的一位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他从未与这家公司合作,否认进入中原硅谷。对加密货币做过研究。

全天候科技还发现,事实上,2018年12月末,中科院半导体所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半导体所芯片研发中心虚假举报的声明》中科院进入中原硅谷”,其中提到从未以单位名义参与过“中原硅谷”的任何合作和建设项目,也未进行过任何正式谈判或合作与这个组织的意图。

这台5875元矿机的真实价值也被怀疑。王越说,他找了一些懂行的人估算了一下这台机器的价格,发现这台矿机根本不值钱​​,“价格不超过800元。”另外,拆机后,有人发现有些机器是翻新机。

“很多人都想去河南总公司讨说法,或者报警,但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因此,一些受害者开始呼吁大家筹集资金解决问题。”一台机器收费5元,有的按每台2元的价格收费。

私下里,很多人对这些充电行为非常不满。 “有的人买了10多台机器,也没亏多少钱。一台机器5块钱,2万到3万台机器10万多,也赚了不少。”

有人认为,花钱维权是否有用很难说,“老板都出国了,钱能退吗?”他们感到绝望。

一位已经卖过矿机的投资人表示,很多收藏矿机的人都是做电脑配件的商人,他们之所以收藏矿机,其实是因为矿机有1TB硬盘和4G内存。条。在京东上,全新的西部数据1TB硬盘最便宜的价格是279元,4G DDR3内存的价格也在100多元。一些人除了卖配件,还收集矿机做其他用途。虽然这些矿机在这些投资人手中毫无用处,但这些矿机因为价格低廉而在网络上大受欢迎。网上有很多关于使用矿机改造为低功耗NAS(网络附加存储)的文章。

在淘宝和闲鱼上,也有很多人在卖矿机,而且销量似乎不小。

另外,在CAI币致富梦破灭后,一些新的、各种各样的币上门,有人鼓励他们挖新币或者买新的矿机挖币。但无一例外,如果你想挖矿,你必须购买新的矿机或新的硬币。简而言之,您需要大量投资。

“我们现在都不好意思了,这些事情你别跟我说”,在投资人群里,一位投资人骂了一句新币挖矿的宣传宣传,“只要钱交了,以后就不参与了。”

(文中王月、李寅为化名)

IPFS周报82期:IPFS还可以抗击新冠?!

与 Hut34 一起在家工作,2020 年 3 月 23 日

去中心化 Web 应用程序:如何使用终端在 IPFS 上部署 Web 应用程序,2020 年 3 月 22 日

IPFS:流行病弹性基础设施,2020 年 3 月 19 日

我们需要提供互联网线下服务,2020年3月17日

在 Tezos 上构建您的第一个 Dapp,2020 年 3 月 17 日

IPFS 圣杯第 1 部分:更安全高效的互联网,2020 年 3 月 16 日

如何在 IPFS 上部署 Wordpress 网站,2020 年 3 月 16 日

IndexChain:去中心化应用平台,2020 年 3 月 14 日

发生数据泄露时的数据隐私:区块链如何增强数据隐私,2020 年 3 月 11 日

如何免费部署反审查网站,2020 年 3 月 10 日

在 PMPeople 信任项目的帮助下,2020 年 3 月 10 日

DApp 的管道(IPFS + ENS),2020 年 3 月 10 日

视频:使用以太坊、IPFS 和 TypeScript 构建 P2P 博客,2020 年 3 月 9 日

胖客户端,瘦服务器,又名 Web3,2020 年 3 月 9 日

视频:使用dtube上传分布式视频,2020年2月27日

20亿矿机骗局 中老年人群体、矿机销售人员损失惨重

“我和我父母被骗了40万多元,”投资人王悦在电话中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确认自己买的“矿机”变成一堆废铁后,王越一家突然陷入灾难,生活陷入无尽的黑暗。

王悦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安徽、河南、四川、江苏等地,也有数量庞大的投资者处于财富流失之痛中。据一些投资者估计,仅合肥市就有300、400人参与“矿机”骗局,涉案金额数亿美元。

在比特币、区块链等概念逐渐流行的同时,与之相关的欺诈事件也越来越多,骗局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和精密,越来越难以防范。

以“矿机”骗局为例。这是一个表面上并不隐蔽,却深谙中国公民社会运行规律的陷阱。这个过程结合了加密货币挖矿的新概念作为噱头,很多投资者在不知不觉中就被骗取了巨额资金。

面对这样的新骗局,不少投资者不仅不知如何应对,而且在政策法规方面也处于空白或滞后状态,这无疑增加了整个局面的复杂性。

1 “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 2018年10月29日,郑州喜来登酒店迎来一场非凡的盛会。

本次大会有一个很长很尴尬的名字——“2018中原硅谷首届(国际)创新科技盛典暨蔡百富榜首发布会”,主办方名为“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

现在我用这个论坛的名字作为关键词来搜索,结果显示有两个众所周知的名字在之后的很多新闻稿中都被高亮了——第一个名字是“胡润百富”创始人胡润,第二个名字是“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其实参会者都知道,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所”都只是这次会议的配角。这次会议真正的核心是另外两个当时外界完全陌生的名字:一个叫CAI。虚拟货币和名为“蜗牛星际服务器”的矿机。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胡润本人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见证了全球唯一存储应用生态系统CAI的研发启动”。对此,全天候科技联系了胡润百富公关部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当时,在本次大会上,还举行了中科院半导体所芯片研发中心落户中原硅谷的揭牌仪式。

能否请胡润和中科院半导体所平台。这个“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的由来是什么?什么是CAI和“蜗牛星际服务器”?

事实上,如果你以“中原硅谷”或“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为关键词搜索工商信息系统,你会发现不存在这样的公司或机构。据投资者介绍,这个所谓的中原硅谷的真名是河南联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芯公司”)。

在互联网上,名为CAI的虚拟货币的信息维度也极为单一。 这种神秘的虚拟货币最早出现于2018年10月10日。 当时,多家区块链垂直媒体报道称,CAI是在新加坡的AT交易中推出的。新闻。

即使在投资者中,也几乎没有人知道CAI币是什么——CAI是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还是汉语拼音?谁是这枚硬币的发行人?有白皮书吗?许多投资者都表示了这一点。有雾的。

在本次会议上,来历不明的CAI币的前景被描述为极具吸引力。本次大会的诸多新闻报道称其为“作为当代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下一个前沿阵地,将重新定义互联网财富格局”。 “为了激发参会者的积极性,中原硅谷还与胡润百富签署了战略合作,双方共同推出了CAI报告。

作为发布会的另一个焦点,“蜗牛星际服务器”矿机也隆重推出。“越早选择蜗牛星际服务器成为城市节点的用户,越能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多的CAI”,网上有一篇文章描述了这款矿机的前景,称“未来将享受整个生态发展带来的巨大红利,从而有机会成为CAI 100富豪榜的一员。”

这台据称由中原硅谷和北京IPFS实验室联合开发的机器的一个重要亮点是能够同时挖掘两种虚拟货币。 “这是关于用一台机器进行双重挖掘,同时生产 IPFS 和 CAI 令牌。”一位矿机购买者表示,当时矿机公司在IPFS代币Filecoin推出之前就宣传用户可以挖矿CAI。 Filecoin上线后,用户可以按照收益最大化的原则动态切换,形成CAI和Filecoin双挖。

在上述买家眼中,这种宣传是极具诱惑力的。虽然没有人听说过 CAI 币,但 Filecoin 是一种比较知名的主流虚拟货币。不太愿意,但 IPFS 还是知道一点。”

“两个月恢复,零风险,躺着赚钱”,王越说这是蜗牛星际服务器矿工的口号。

一位矿机销售人员提供给王越的宣传资料称,投资者购买的矿机数量越多,每台机器每天挖的币就越多。 “一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47个CAI,100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70个CAI,1000个算力每天可以产生80个CAI。”

这个信息给了投资者一个这样的账户:每台矿机的价格为5875元,使用寿命为三到五年。按当时每枚CAI币的价值计算,为1.40元。如果投资100台机器,总投资58.75万,月收益高达29.4万。这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完全收回资本。 “可24小时内随时变现,一次性投资,永久受益。”

王越还发现,这枚CAI币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一家名为 AT 的交易所上线后,该币的价格在第一天上涨了近 80%,从最初的 50 美分涨到了 1.4 元。后来涨到2元左右。随着币价的上涨,以王越为代表的投资者开始大量购买矿机。王越说自己买了85台矿机。 ,慢慢加机器。”

以一台矿机5875元的价格计算,王越一共投入了近50万元。但这点小钱与其他投资者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我是投资最少的人之一,”王越说。有很多人投资了一两百万。据她所知,“一个阿姨投资了7600万”。

对于王越这样的投资者来说,投入巨资是种子。他们希望自己能在改变财富格局的过程中占据一席之地,但这些希望都落空了。

2 “钱没了” 2019年2月14日,所有关于财富的梦想戛然而止。

这一天,投资者收到了AT Exchange和联信公司的两则公告。 AT Exchange表示,由于平台遭到黑客攻击,大量QD币丢失蒸发,交易暂停,冻结时间为3个周期。当月左右,交易钱包系统关闭,提现暂停。

而联芯公司发布公告称,2月7日,公司高层参加了在美国硅谷举行的路演。未来所有的矿机都将由硅谷接管,而蔡服务器将全部参与价值百亿美元的新硅谷项目。

这两个公告向投资者释放了强烈信号:AT Exchange是蔡币唯一的交易所,停牌意味着所有币不能流通,而联鑫的公告意味着公司高级管理团队不再在国家,但已抵达美国。

“这意味着崩盘,”一位投资者表示,但大多数人发现难以接受这一现实。因为1月31日,在暂停交易前,中原硅谷分公司合肥运营中心——合肥新坤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坤博公司)也发布了调价通知,称收到根据通知,自2月11日起,矿机每台涨价3000元,从5875元涨至8875元。许多投资者为了避免价格上涨而囤积大量机器。

不过,王跃认为,这一事件在1月份就已经出现:1月25日,AT交易所发布公告,以系统维护升级无法交易为由,暂停CAI币种交易;公告称,交易将于2019年2月1日后恢复。这段时间前后,CAI币的价格一直在下跌,从2元左右跌到50、60美分。 “价格最低时跌到7美分”,但即使是这个价格,也没有成交。

到了2月底,就连一些最坚定的投资者也开始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了。不仅AT交易所网站和APP打不开,挖币APP也打不开。

“矿机销售公司的负责人也开始消失了,接听电话,接不到消息,也找不到人。”王悦说,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谣言正在投资者中流传:老板逃到美国,新坤博的高管们终于把投资者的钱分成了战利品。

王越自己算了一下,买机器的钱减去卖回来的钱,估计亏了40万多。她很幸运。仍然有很多人没有卖出一枚硬币。 “最糟糕的是,有些人刚收到机器,甚至没有收到机器,CAI币无法交易。”

没有人能说出有多少投资者和基金参与了CAI币的崩盘。据一位投资者估计,仅安徽合肥就有300、400人购买矿机。

而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王跃估计,仅合肥市,矿机库存应该在3万台左右。然而,合肥只是中原硅谷的一个运营中心。其真正的总部在郑州。 “应该有更多的受害者”,王越认为。此外,湖北、四川、江苏等地也有人在购买矿机。

圈内有人猜测,这台矿机涉及的资金可能在20亿左右。 CAI并没有重新定义互联网的财富格局,而是改变了很多人和家庭的命运。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在投资者中,有两组人遭受了重创。

首先是中老年人。很多投资人都提到,矿机的投资人有一个显着的共同点,那就是年龄大,多为老年人。一位投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他估计遇难者的平均年龄在50多岁,“都在70多岁或80多岁”。

这些老人之所以损失惨重,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一定的财富积累。投资。

另一批损失惨重的人是以李政(化名)为代表的矿机销售人员。事实上,他们既是矿机的销售者,也是矿机的投资者。

李荣说,除了卖矿机,很多业务员也买了很多矿机。她只买了30台矿机,身边很多同事都买了几百甚至几百台。 CAI币崩盘后,他们不仅赔了钱,很多人甚至还欠下了巨额债务。

她说,很多卖家买矿机是因为公司领导的“忽悠”。 “放心推广,我们有实力,这栋楼就是我们的。”领导说,他们甚至鼓励员工自己借钱。买一台矿机,“如果你的亲戚朋友不信任他们,你可以用你的房子和汽车作为他们的保证。”

在公司的鼓励下,一些销售人员真的抵押了他们的房子和汽车。身边的朋友把他的房子抵押了,筹集了100多万元,买了300多台机器。现在币市崩盘,一个月要还银行4万多,“无处可去”。

3 神秘“朋友”与“债务减免”模式的悖论在于,对于一​​些连智能手机都不会使用的老年人来说,为什么他们参与了很多年轻人不懂毛布的区块链项目?

李荣认为,很多老人参与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亲戚朋友的介绍。

不少投资人表示,他们和矿机销售公司的高管因为一项名为“债务减免”的业务而成为朋友。据他们确认,中原硅谷合肥运营中心(新坤博公司)的前身是一家名为“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债务减免公司。 2018年11月,公司更名,不再做债务减免业务,转而做矿机业务。 “除了更名,领导和里面的老员工一模一样。”据投资者介绍,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大概是在2017年左右开始营业的,从事债务减免业务已经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之前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李晋的父母在还债时遇到了公司的高管“梅总裁”。他们最初试图解决3万元的债务疑虑。之后,他们对公司产生了信任感,并继续解决这些问题。更多的债务。

2018年12月,在“梅先生”的介绍下,李进到新坤博公司工作,主要工作是销售矿机。一则招聘广告显示,当时公司高薪出国招聘,“努力工作,月薪5万多元”。她说,矿机销售除了底薪,还有提成,50以下每台提成6%,50到100台每台提成7%,100台以上提成8%。 .

对于这样的工作,李政一开始很感激“梅先生”。与此同时,李政也注意到,很多新招的业务员,都是和他一样,都是熟人介绍的。这些熟人中的许多人也是前债务减免公司。高管或老员工。

据了解,所谓债务减免,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民间债务处理手段。具体方法非常神秘。李晋解释说:“比如,如果有人欠你10万元,对方不还,你可以把10万元的借条拿去债务减免公司,你再还。公司的10万元每个月会退一部分给你,一年总共退给你20万元。扣除10%的手续费,就是1万元,你可以拿到19万元。”

至于减债公司的钱从哪里来?很少有人知道。一位债务减免代理人告诉全天候科技,她曾向对方提出过这个问题,但对方只是说,“你不用管,资金必须100%安全。”

全天候科技发现,近年来,以减免债务为业务的“债务银行”在全国各地慢慢兴起。他们在受债务纠纷困扰的各个领域开展业务,声称能够为企业和个人解决债务问题。

债务银行通常声称,他们使用商业精算模型,通过构建债务链来实现债务流通,帮助陷入债务僵局的企业和个人实现债务减免。但据熟悉债权银行模型的人士透露,实际上这种模型具有很强的庞氏骗局和传销的特点。一些媒体曾报道过债务减免公司所谓的欺诈行为。债务减免公司付了钱,回到债务减免公司才几个月,就没有消息。在互联网上,债务减免公司的模式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债务减免模式是一种骗局,类似于庞氏骗局。”一位律师在知乎上表示,“从法律上讲,这种机构是骗局。非法机构。”

基于上述情况,有人认为,所谓蜗牛星际矿机,就是一个部署多年的局:利用偿债公司作为获取投资者信任的工具,然后利用矿机携带走出最后一波稳收。

也有人猜测,这次矿机骗局可能不是事先设计好的,但债务减免模式Pond的骗局走到了尽头,泡沫即将破灭,被扔掉。

4 幕后人员从矿机制造商到销售商,再到托管矿场和交易所。随后,回顾整个链条,有投资者表示,这个骗局可能是由霍东为首的一群人从头到尾精心策划的。

霍东是谁?据企业查询,霍东拥有河南安泰中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河南联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翔公司)等18家企业。

资料显示,霍东本人与上述债务减免业务和矿机业务密不可分。

以债务减免业务为例。一方面担任安徽国泰中和中小企业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另一方面担任董事长的河南安泰中和股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有债务减免。公司的怀疑。

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19日,河南安泰中和产权交易咨询集团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河南安泰集团正式成立。发布会上,安泰集团董事长霍东表示,“在解决债权债务问题的同时,安泰整合了房地产、汽车等资源,搭建了不良资产优化和文化产业平台。行业价值,帮助资金返还和投资失败。公司和个人可以挽回损失。”在社交媒体上,也有疑似安泰集团员工公开招揽债务减免服务。

在矿机业务中,霍东是联翔公司的法人,联翔公司是联鑫公司的母公司,也是一家矿机生产商。李荣认为,很多人认为联翔才是真正的中原硅谷总部。原因是联鑫的注册资本只有500万,而联翔的注册资本是前者的10倍,5000万。此外,还有证据显示,霍东与AT Exchange的关系复杂。

资料显示,新加坡AT数字资产交易所的股东是新加坡安泰基金会发起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根据兆联招聘显示的信息,这个所谓的新加坡安赛基金会是霍东投资的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可见,所谓的AT交易所,与霍东、联芯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

事实上,根据公司查询信息,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股东只有两个自然人——霍东持有80%的股份,另一名自然人股东王宗杰持有20%的股份。

有趣的是,智联招聘中提到的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的另一位股东红杉资本香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也有花招。该公司在名称上与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相似,但红杉资本的一位公关人员向全天候科技证实,红杉资本与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霍东投资公司名利双收的案例还不止这些。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投资比特大陆(深圳)区块链有限公司外,霍东还投资了一家名为河南比特大陆区块链有限公司的公司,这两家公司的名字类似于著名矿业的分支机构机器巨头比特大陆,比特大陆内部人士已经明确否认双方存在任何关系。

除了红杉资本和比特大陆否认与霍东投资的公司有关系外,全天候科技还联系了位于中原硅谷的中科院半导体所提到的在之前的新闻稿中。

中科院半导体所的一位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他从未与这家公司合作,否认进入中原硅谷。对加密货币做过研究。

全天候科技还发现,事实上,2018年12月末,中科院半导体所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半导体所芯片研发中心虚假举报的声明》中科院进入中原硅谷”,其中提到从未以单位名义参与过“中原硅谷”的任何合作和建设项目,也未进行过任何正式谈判或合作与这个组织的意图。不过,即使中科院半导体所否认,一位投资人收到的销售词显示,蜗牛星际服务器是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与半导体研究院联合研发的产品。中科院——此前的新闻报道中,明确表示该矿机由中原硅谷和北京IPFS实验室联合开发。

说起这台矿机,就更奇怪了。有投资人和销售人员告诉全天候科技,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发现这台所谓的矿机不需要插电或联网就可以自动挖矿。矿。对于这种线下挖矿行为,他们怀疑“CAI币根本不是挖出来的,而是系统自动分配的,这台机器根本没用”。

这台5875元矿机的真实价值也被怀疑。王越说,他找了一些懂行的人估算了一下这台机器的价格,发现这台矿机根本不值钱​​,“价格不超过800元。”另外,拆机后,有人发现有些机器是翻新机。

“很多人都想去河南总公司讨说法,或者报警,但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因此,一些受害者开始呼吁大家筹集资金解决问题。”一台机器收费5元,有的按每台2元的价格收费。

私下里,很多人对这些充电行为非常不满。 “有的人买了10多台机器,也没亏多少钱。一台机器5块钱,2万到3万台机器10万多,也赚了不少。”

有人认为,花钱维权是否有用很难说,“老板都出国了,钱能退吗?”他们感到绝望。

一位已经卖过矿机的投资人表示,很多收藏矿机的人都是做电脑配件的商人,他们之所以收藏矿机,其实是因为矿机有1TB硬盘和4G内存。条。在京东上,全新的西部数据1TB硬盘最便宜的价格是279元,4G DDR3内存的价格也在100多元。

一些人除了卖配件,还收集矿机做其他用途。虽然这些矿机在这些投资人手中毫无用处,但这些矿机因为价格低廉而在网络上大受欢迎。网上有很多关于使用矿机改造为低功耗NAS(网络附加存储)的文章。

在淘宝和闲鱼上,也有很多人在卖矿机,而且销量似乎不小。

王悦说,她手里的85台矿机都卖光了,每台机器都以5875元的价格买的,两个月卖的下脚料的价格让她很心疼,但感觉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自己也没有办法卖掉,这些东西放在家里很麻烦。”

另外,在CAI币致富梦破灭后,一些新的、各种各样的币上门,有人鼓励他们挖新币或者买新的矿机挖币。但无一例外,如果你想挖矿,你必须购买新的矿机或新的硬币。简而言之,您需要大量投资。

“我们现在都不好意思了,这些事情你别跟我说”,在投资人群里,一位投资人骂了一句新币挖矿的宣传宣传,“只要钱交了,以后就不参与了。”

报告/反馈

上一篇: ipfs伴侣

下一篇: ipfs存储机柜

微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