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IPFS

ipfs深圳法人

2021年08月06日46

借“IPFS矿机”涉嫌传销?深圳两家公司被冻结账户

近日,根据天眼查app,深圳市显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显动科技)和深圳市显和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显和系统)被慈利县人民法院执行执行财产保全执行结束通知。社会金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到了上述两家公司的冻结信息,分别是《慈利县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关于深圳市先和系统科技有限公司财产保全执行的申请书》和《慈利县财产保全执行结案通知书》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深圳市先东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了《财产保全实施财产保全执法案件结案通知书》,但明确表示不能公开。理由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其他情形。

新晋冠军杉岩科技涉嫌数据造假:9成营收悬疑重重

编辑 |余斌出品|超奇网“御剑专栏” 近日,国内新存储市场掀起一阵风波。一位在该领域细分赛道的新冠军成为媒体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据媒体报道,权威机构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软件定义存储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深圳山研数据跃居中国对象存储市场第一,单条产品线创收单季度约1.19亿元。市场份额达到25.2%,接近华为13.9%市场份额的两倍。

不过,与高速发展的新型存储行业相比,一向不为人知的山岩数据的骄人表现无疑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对象存储仍是一个处于发展阶段的细分市场,在今年Q1相对淡季阶段,山眼数据是如何实现单季164.9%同比增长奇迹的?山眼数据卖给了谁?

据媒体公开报道,山燕数据一季度主要客户中,联安友特半导体(东莞)有限公司采购订单超过4000万元,占山燕数据总收入的35%以上。季度。另一家莆田久木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额超过1500万元。两者贡献了山岩季度收入的一半。此外,福州汤显祖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和深圳天机也贡献了近2000万元的收入。

报告显示,山眼数据一季度营收达到1.1亿元。记者从可靠渠道获得了山眼数据对外提供的完整客户交易清单。榜单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主要来自21家公司的采购订单。其中,前10名客户的购买金额占其收入的90%,而这些订单数据中存在不少怪癖。

最大客户花费4000万元购买数据。专业人士表示,存储是企业和政府的关键 IT 模块。很多时候,如果超过几十万元,就会经过严格的竞价流程,定价单位多由节点计算。根据定位不同,单个节点的价格从5万到几十万不等。目前,中国企业单次招标采购规模超过千万级的储能项目并不常见。此类热点项目一经披露,将迅速成为国际巨头的目标。

山眼数据的前两大客户,联安友特和普天九牧科技,占其总收入的50%。按照行业单价计算,两者的采购金额规模非常惊人。但据记者多方查询,均未查到两家公司的相关招标记录,也没有其他仓储公司听说过上诉的招标项目。

据悉,联安特是一家大型国际半导体公司,主营业务为半导体封测。据报道,联友特在2019年宣布裁员2000人,2020年销售传闻更甚。当年,联友特宣布关闭其上海半导体工厂。由此引发的问题是:在其业绩逐年下滑的情况下,联策友特为何有信心花4350万购买数据存储产品?

在山眼数据官网,记者找到了联策友特的官方采购信息。据悉,联测优特的采购内容只有8个节点。按照行业单价计算,该项目实际订单金额约为100万,远低于4000万的营收数字。两者差距这么大,不知道山燕的数据怎么解释?

大多数购买者是数字货币矿业公司?

上述客户订单信息显示,山眼数据收入的第二大客户和第三大客户之间似乎存在很强的相关性。记者发现,福州久木、福州唐显祖的法定代表人为林清兴,搜索林清兴似乎看到的关联企业较多,如莆田创世纪、无锡雷州兴等企业。

通过搜索所有相关公司和林庆星本人、知乎、百度贴吧等平台,发现多起“比特币”、“骗子”、“挖矿”等相关内容指控。

根据山眼数据此前向多家研究机构提供的营收数据,从去年三季度到今年一季度,林庆兴的关联企业每个季度向山眼采购的金额超过千万元。足见林庆星公司的实力。

然而,一份公开流传的法院判决书显示,林庆兴及相关公司实际上一直是比特币挖矿项目,主要资产是一台带显卡的算力机。在案件的最新进展中,林庆兴等公司已被强制执行超过5.5亿的对象。上诉案件文件显示,其实际运作情况不容乐观。

山眼数据的第四大客户深圳天际数据,官网显示,也从事数字货币相关行业产品。在企业搜索上,其企业头像显示为“DappOnline”。据区块链行业专家介绍,Dapp是数据货币关联的典型应用。可以看出,山眼数据在数字货币挖矿方面的相关收入接近5000万元,占其一季度总收入的近一半。剔除最大客户4000万元的订单,矿企已经占到山眼数据实际收入的70%以上。

记者在官网注意到,山眼数据以数字货币挖矿Filecoin为解决方案,为所谓的矿工和矿场提供了一套非法获利的技术工具。在深圳大数据展上,山眼数据公开设立展位和线下店铺,宣传和销售数据货币挖掘技术解决方案。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出台了各种法规政策,打击数字货币挖矿。山眼数据依旧高呼“大中型IPFS矿工的安全选择”,这显然与政府的政策要求背道而驰。

一些客户订单还是“虚构的”?

在中美贸易战和全球芯片短缺的背景下,中芯国际是热门话题,半导体行业也成为热门行业。

记者向接近中芯宁波工厂的人士询问,中芯宁波尚未从山岩数据采购产品订单,近期也没有130万元的存储招标项目。记者在公开信息中没有找到任何中芯国际客户信息,以查找相关招标内容。这也意味着上诉令可能是虚构的。

从一季度营收来看,除了数字货币挖矿营收和悬而未决的第一大订单外,山眼数据剩余营收不足2000万,没有来自政府或教育行业的订单。 ,并且没有来自电信业的收入。金融方面,中国金融认证中心订购151万元,民生证券订购100万元,北银消费金融订购63万元。总金额为314万元,不到一季度总收入的3%。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山言数据夸大数据,背后的动机可能与其资金链的地位有关。去年7月,山岩数据获得1.5亿元B+轮融资,由央企中远海运发展领投,香河资本、无锡黄金投资跟投。消息人士称,今年以来,山眼数据频繁接触众多机构投资者,但进展并不顺利,至今仍未有明确消息传出。

长期以来,交易数据造假是我国高新技术和新经济领域的毒瘤。去年4月,瑞幸咖啡承认了22亿元人民币的虚假交易,导致股价暴跌80%,最终导致其退市,影响了所有中国概念股公司的信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山岩数据造假或夸大,也可能给中国高科技创新企业的形象蒙上阴影。

报告/反馈

微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