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新闻资讯

15年投资新的创业项目

2021年01月26日13

15年160个项目覆盖全产业链,高瓴资本的“医疗投资产业生态”如何建成?_融资金额

几天前,亚太地区生物技术史上最大的一级市场交易已完成。专注于创新药物开发和商业化的生物制药公司Everest Medicines完成了3.1亿美元的C轮融资。创新药物市场这一里程碑式交易背后的共同牵头投资者是Hillhouse Capital,这是一级市场上的明星机构。

自今年年初以来,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不断发展以应对进入医疗和健康行业的趋势,并且接连进行了大笔交易。凯里英的独家全部投资将增加23亿元,华兰生物的投资将增加12亿元,凯力特将增加11亿元。据不完全统计,Hillhouse到2020年已经削减了近100亿的医疗健康产业。元。

在目前整个投资和融资市场处于低潮的情况下,高choo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什么选择逆势而上并专注于医疗和健康行业?

15年内涵盖整个医疗产业链的160个项目

实际上,高house资本(Hillhouse)是主要市场中的明星机构,在制药投资领域并不是一个新的参与者。相反,Hillhouse长期以来一直涉足制药领域。

据了解,Hillhouse已经建立了医学领域的专家团队来进行相关的投资和部署。目前,它已基本完成了全球范围内生物医学,医疗设备,高端医院和药品零售的整个产业链覆盖。

根据相关统计数据,自2005年成立以来,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已投资了全球医疗保健行业的16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100家国内公司和60家海外公司。

如今,Hillhouse近100个风险投资项目中有三分之一已成长为独角兽或已上市。其中,百济神州,信达生物,俊士生物和培佳医疗等众多创新制药和设备公司已成为二级市场医疗创新企业的领导者。

自2019年以来,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在医疗领域投资的10多家公司已成功在香港和美国股票上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其中,汉森药业于2019年6月在香港上市,于2019年6月在香港股市上市。上市首日上涨近50%,成为香港市值最高的医药股。股票市场,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

15年160个项目覆盖全产业链,高瓴资本的“医疗投资产业生态”如何建成?

如今,Hillhouse近100个风险投资项目中有三分之一已成长为独角兽或已上市。其中,百济神州,信达生物,俊士生物和培佳医疗等众多创新制药和设备公司已成为二级市场医疗创新企业的领导者。

自2019年以来,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在医疗领域投资的10多家公司已成功在香港和美国股票上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其中,汉森药业于2019年6月在香港上市,于2019年6月在香港股市上市。上市首日上涨近50%,成为香港市值最高的医药股。股票市场,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

此外,根据国内医疗健康信息服务平台Minai.com的统计,在A股和香港上市的制药公司中,2019年研发投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其中14家医药企业突破10亿元。由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投资的百济神州(BaiGene)以9.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5.42亿元)的研发投资领先于其他公司。此外,在研发方面投资超过5亿美元的A股和在香港上市的制药公司中,将近有三分之一的公司落后于研发。

今年,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宣布正式成立高house风险投资公司(Hillhouse Ventures),第一阶段的资金为100亿元人民币,重点投资于早期创业公司,并将生物医学和医疗设备作为重点投资领域之一。在短短几个月内,Hillhouse Ventures已收到1300多个BP。在医疗领域,它领导着驯鹿医疗公司进行了6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赢得了瑞博生物技术公司4.7亿人民币的C2轮融资,并完成了Shamrock Biotech的1.72亿元人民币B2轮融资。

15年以来,这家星级机构已通过风险投资,大宗交易等方式相继部署了医疗保健行业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其整个“医疗投资行业生态”链正在逐步形成。

授权医疗企业实现双赢

在巨大的“医疗投资行业生态”背后是Hillhouse一直坚持的长期价值投资策略。高house资本(Hillhouse Capital)的创始人张磊表示,高house对制药和保健行业持坚定的乐观态度。这个行业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需求量很大。 Hillhouse将花费十,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进行深耕。停止。

作为Hillhouse Ventures生物医学和医疗设备团队的负责人,Hillhouse Capital的联合首席投资官易诺卿曾经说过:“我们不仅可以帮助被投资的公司走上上游,分享生态系统资源,招募更多人核心人才还可以为促进公司的国际化提供超级支持。”

因此,Hillhouse参与并支持百济神州的7轮融资,从2014年的A轮到2015年的B轮,从2016年的美国上市到上市后的定位百济神州与国际制药巨头之间的合作背后还存在额外的发行,然后在香港上市。

在双方共同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的23亿人民币的独家全额投资之后,高house资本将依靠全球创新药市场的投资布局,积极推动凯来莹向大大改善创新药物公司的服务广度和深度,并帮助其加深了在核酸,肽,多糖和其他化学大分子以及生物医学CDMO和临床研究服务领域的发展。除资金外,高house资本还将在商业项目的引进,人才队伍的补充以及企业运营管理方面向加来提供支持和协助。

此外,具有全球视野的Hillhouse还可以为本地制药公司的国际化战略提供帮助,这一直是Hillhouse Capital在该领域创造价值的方向。

未来,随着医疗和健康消费的快速增长以及老龄化的加剧导致医疗需求的增加,制药行业具有足够的想象空间。蓝鲸金融将继续关注Hillhouse Capital将产生哪些新火花,Hillhouse Capital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并且在已建立多年的医疗帝国中实力雄厚。

15年160个项目,高瓴资本搭建“医疗投资产业生态”_融资金额

近日,亚太地区生物科技领域有史以来融资金额最大的一级市场交易之一落定,专注于创新药开发及商业化的生物制药公司云顶新耀(Everest Medicines)完成3.1亿美元C轮融资。这笔创新药市场里程碑式的交易背后共同领投方正是一级市场的明星机构高瓴资本。 今年以来,高瓴资本持续逆势扩张加码进军医疗健康产业,大手笔的deal一个接着一个。23亿元独家全额凯莱英定增、12亿元领投华兰生物、11亿元定增凯利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高瓴在医药健康产业已经行业剁手了近百亿元。 在当前整体投融资市市场的低潮语境下,高瓴资本却为何选择逆势而上,重仓医疗健康产业? 15年160个项目覆盖医疗全产业链 事实上,作为一级市场明星机构的高瓴并不是医药投资领域的新玩家,恰恰相反,高瓴已经在医药领域深耕已久。 据了解,高瓴早早地就组建医疗领域的专家团队进行相关投资和布局,目前已在全球范围内基本完成了生物医药、医疗器械、高端医院、医药零售等全产业链覆盖。 据相关数据统计,2005年创立以来,高瓴资本已在全球医疗健康产业累计投资160余家企业,国内企业100家,海外企业60家。 如今,高瓴投资的近百个创投项目中,有三分之一已成长为独角兽,或是已经上市。其中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沛嘉医疗等一大批创新型医药和器械公司都成为二级市场上医疗创新企业的翘楚。 2019年以来,高瓴资本在医疗领域投资的10余家企业成功实现港股及美股IPO。其中2019年6月在香港上市的翰森制药2019年6月在港股上市,挂牌首日一度大涨近50%,一跃成为港股市值最大的医药股,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 在胡润研究院3月18日最新出炉的《2020胡润中国百强大健康民营企业》榜单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上榜医药医疗行业,背后都站着高瓴资本,其中市值前十的企业,高瓴资本更是投资了其中的7家。、 此外,据国内医药健康信息服务平台米内网统计,在A股及港股上市药企中,2019年研发投入突破1亿元的130家,其中有14家药企超过10亿元,高瓴资本投资的百济神州更是以9.27亿美元(约65.42亿元人民币)的研发投入领跑其它企业。此外,在研发投入超过5亿的A股及港股上市药企榜单中,近三分之一企业的背后都有高瓴。 今年,高瓴资本宣布正式成立高瓴创投,首期规模100亿元,专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并将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作为重点覆盖的领域之一。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高瓴创投已收到超过1300份BP,在医疗领域,领投驯鹿医疗6000万美元B轮融资,拿下瑞博生物4.7亿元人民币的C2轮融资,以及完成了三叶草生物的1.72亿元B2轮融资。 在15年的时间里,这家明星机构已经先后通过VC、大宗交易等多种方式布局医疗健康产业的一二级市场,其全链条的“医疗投资产业生态”正在逐步成形。 赋能医疗企业,实现Win-Win 在这个庞大的“医疗投资产业生态”背后,正是高瓴一直在坚持的长期价值投资战略。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表示,高瓴坚定看好医药和大健康产业,这个产业在中国还在起步阶段,蕴藏着非常大的需求,高瓴会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深耕不辍。 作为高瓴创投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团队负责人,高瓴资本联席首席投资官易诺青曾表示:“我们不仅可以帮助被投公司打通上下游,共享生态圈资源,招募核心人才,也能在推动公司国际化方面,提供超强助力。” 由此,才有了高瓴参与和支持了百济神州共计7轮的融资,从2014年的A轮,到2015年的B轮,从2016年美国上市,到上市后的定向增发,再到香港上市,在百济神州与国际医药巨头的合作背后也有高瓴的影子。 23亿元独家全额定投凯莱英之后,根据双方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高瓴资本将依托在全球创新药市场的投资布局,积极推动凯莱英显著提升服务创新药公司的广度和深度,并帮助其在核酸、多肽、多糖等化学大分子和生物药CDMO,以及临床研究服务等领域深化发展。除了资金之外,高瓴资本还将在商业项目的引进,人才团队的补充,企业运营管理等多方面为凯莱英提供支持和帮助。 除此之外,具有全球视野的高瓴还能为本土药企国际化战略上提供助力,这也一直是高瓴资本在这个领域创造价值的方向。 未来,随着医疗健康消费的快速增长以及老龄化不断加深导致的医疗需求增加,医药行业有着足够大的想象空间。 除了 高瓴资本外,红杉资本也不断加码医药与大健康产业, 马云更直言:“中国下一个首富,一定在大健康领域”。

15年投资生涯,重仓120多个医疗项目,坚持价值投资是她的原则

作者 | 胡菲菲 梁颖宇,启明创投领导医疗健康行业投资的主管合伙人,被称为创投圈“最懂医疗健康投资的投资人”,2019年上榜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 医疗健康投资是启明明星项目和项目投资回报率最高的行业领域,2019年虽然整个资本市场形势不容乐观,但启明创投的投资节奏并没有放缓,医疗健康项目的投资数额仍旧遥遥领先。 据了解,梁颖宇代表启明创投投资了艾森生物、北京谊安医疗、奥泰医疗、中信医药(被上海药业收购)、中美冠科生物、北京傲锐东源生物科技(被中源协和收购)、华亘安邦科技、韦睿医疗、无锡蕾明和千麦医疗等公司。 而且,她目前是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启明维创创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启明创元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缔脉生物医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董事、监事。 说起为什么会选择从事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其实和她的家人生病有关。 一 初入启明创投 从康奈尔大学毕业之后,梁颖宇回到香港,开始创业,同时也有做一些天使投资;之后,她前往斯坦福读MBA,在此期间她有机会进软银工作,并且认识了启明创投的创始人Gary Rieschel,毕业后她担任美国PacRim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合伙人。 2003年,梁颖宇回到香港,她发现中国肿瘤治疗技术非常落后,随即先后成立三家医疗公司,分别是肿瘤医疗耗材、医院和专科药公司。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生原控股,目前已代理了100多个产品,有独立厂房和自主研发的产品;位于上海的百瑞肿瘤医院和专门代理肿瘤专科药的诺凡麦。据悉,诺凡麦后来卖给一家美国的上市公司,回报达20倍。 2006年,Gary成功募集到首支基金,在正式宣布成立启明创投之前,他再次找到了梁颖宇,希望她可以加入做医疗方向的合伙人。 由于她了解中国医疗领域发展的现状,并且她知道中国的医疗健康肯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她同意加入启明创投。但因为当时她创立的一家医疗公司还未找到合适的管理团队,所以她只担任启明创投的兼职合伙人。直到2009年,她才正式加入启明创投,并组建了启明创投的医疗投资团队。 2016年5月,国内唯一一个拥有三代胰岛素上市产品的制药企业甘李药业提交了招股书。2017年5月,梁颖宇主导投资的启明医疗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新品上市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首个导管主动脉瓣膜产品——Venus A-valve正式获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CFDA)批准正式上市。据了解,Venus A-valve也是首个CFDA批准快于FDA批准的产品,这都让启明创投圈有着自己独特的地位和角色。 最新数据显示,启明创投目前旗下管理五支美元基金和四支人民币基金,总基金规模超过27亿美元,投资了386家创新企业。 而梁颖宇掌舵的启明创投医疗投资团队累计投资了117个医疗项目、投出了启明创投约29.5%的资金(约合人民币59亿元)。 从2006年的非正式加入,到现在主导启明创投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一晃就十四年。在2009年正式加入启明创投后,梁颖宇看到了医疗行业越来越多的机会。 那时恰逢金融危机后,很多机构不敢出手投资,她带领启明创投借势而起,一路稳扎稳打,让启明创投在国内医疗领域投资占稳了一席之地。 梁颖宇给人的感觉很随和,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慌不忙,有理有节。可能十四年的投资生涯,给了她足够的坦然和自信,不像其他的一些投资人,关注几个乃至更多的方向。她自始至终只关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不盲目跟从,她说,“投资要根据自己的节奏来”。 二 “我”有自己的投资节奏 2009年,她和创始团队有了一个见面的机会,但那时启明的医疗产品还不够成熟。但梁颖宇很认可这个项目,她一直在跟进这个项目,直到2013年,还在休产假的她决定投资该项目。 对于梁颖宇来说,在不同的项目之间要做出取舍是很正常的。曾经,启明创投有机会投资中国最大的骨科耗材公司康辉医疗,但当时,她正在筹备婚礼,婚礼or案子?她选了婚礼。 在她的投资生涯中,不止这一次的错过。 一个较为知名的案例就是华大基因,梁颖宇曾经总结了三点原因:一是它的估值过高,二是公司不允许投资机构做尽调的程度,三是华大基因的临床不需要融资。 虽然有着十四年的投资经验,但她从不说自己的投资标准,她说“没有什么金标准,还是看具体的项目。于投资而言,说简单也简单,无外乎是投人或者投产品”。 比如梁颖宇投资再鼎药业的时候,当时团队只有两个人,“这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团队看到的一个很有前景的模式,从模式往前推会很容易”。 再鼎药业的创始人是原红杉中国的董事总经理杜莹,2015年她曾被美国权威杂志《FierceBiotech》列为“2015年全球生物医学界12名最杰出的女性”。启明创投投资再鼎药业的18个月后,再鼎就引进5款海外顶级药物,“现在再鼎已经成为了国外药物想进入中国的gateway(入口)。” 其实,启明创投在医院和医疗服务上的投资一向偏谨慎,2016年,启明创投投资了树兰医疗。 “最初的时候我们希望可以跟进一些专科医院的投资,大型医院的投资更适合PE而不是VC,但是树兰医疗不一样”。郑树森、李兰娟两位院士在医院的资源比较多,树兰医疗不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尝试如何建医院;而树兰医疗引进了许多新的科技,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医院”,梁颖宇这次没有错过。 她温柔、干练、理智,“投产品要产品能够很快出来才投资”梁颖宇说。这和一贯以“快准狠”手法投资的朱啸虎有些类似,对于投资,他从不恋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因为他要对机构和LP的负责。 在投资诺尔康之前,她一直在关注聋人的在线网站。而诺尔康就是从事人工耳蜗生产研发的企业,嗅觉敏锐的梁颖宇认为,人工耳蜗在中国市场前景很大。 很多家长期待这个产品可以投入使用,而创始人的愿望是设计一个耳蜗产品,比进口的更便宜,让发展中国家的小孩可以用到。这个想法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重要的是,产品出来之后,本身就能赚钱。 更让她感到幸运的是,投完之后一周,企业就拿到了CFDA的注册证了。 她有着自己的投资节奏,从不强求自己。结婚是她人生的大事,在那个时刻她就选择结婚,遇到好的项目,她就算在休产假,也会坚持投资。 三 投资人自身也要坚持学习 “在启明创投成立早早期,我们跟过一个伽马刀的项目,因为时间只有一周,就没有做调研,后来进入了之后才发现,以后还是要自己做下调研。同时,投资人最好有深度运营管理经验。”梁颖宇说。 她坦言,在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都有自己创业或者公司运营管理的经验,这让他们在投资的时候,对项目、对行业有更深的了解,在判断项目的时候能够更加从容。 更重要的是,他们会更能理解创业者的处境,并适时给予恰当的帮助。 “当一个投资人坐在在董事会里,和创始人去分析公司的销售、营运、人事等问题,如果没有自己做过,就不太知道怎么给创始人一些意见、帮他们去度过难关”,梁颖宇说。 启明医疗的团队在科技方面的研发生产都非常有经验,梁颖宇就会跟他们一起从战略层面沟通,“临床怎么做、产品怎么做、市场怎么布局”。同时,借助启明创投美国基金的力量,他们也会从美国找合适的项目看能否促进启明医疗和海外企业的合作;启明医疗引进B轮高盛资本的投资时,启明创投也深度参与。 “创始人是一个孤单的岗位,他不可能跟员工去聊怎么怎么辛苦,下个月工资怎么发这类的问题,但是会跟我们聊。”梁颖宇说道。 对她来说,“每一个项目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她不是一个经常换赛道的人,即便是医疗健康领域,也有很多的细分赛道。“每个阶段可能有一些特别的领域去投资,但是不是每一年都有一个新的领域要去投资,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领域”,她说。 这说明,启明创投在医疗服务的投资上一直很谨慎。 而做细分领域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例如糖尿病、高血压等,最终还是要和药厂进行合作。“我们在和药厂接触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去建这样一个平台不难并且很便宜,并且他们已经有自己的资源了。”因此“这些项目的价值还是要慢慢去体现”。 梁颖宇说,“启明创投看一个项目的时候,很看重一个企业的未来发展空间”。 她不会为了投项目而投,因为她要投的是真正有利于行业发展、老百姓医疗健康的项目。
微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